生活服务资讯 | 法律援助沟通 | 小微企业推介 | 分类实用信息 | 日用商品指南
首页 > 维权
广告服务
劳动者主动辞职,怎样才能得到经济补偿?
2017-08-04 07:52:06    来源:中工网——《劳动午报》    查看评论   订阅中工手机报   下载中工云信

职工以“工作付出与工资收入不成正比”为由辞职 法院判单位无须支付经济补偿金

劳动者主动辞职,怎样才能得到经济补偿?

  无论延时加班还是双休日、法定节假日加班,单位均按每小时5元支付加班费。在单位不同意按法律规定的标准支付加班工资的情况下,谷勤琴提出辞职。可她写的辞职理由是“本人工作付出与工资收入不成正比”,因不符合支付经济补偿的情形,结果她主张单位支付解除劳动关系补偿金的诉求未获支持。

  加班费标准太低班长辞职

  10年前,三十多岁的谷勤琴来到北京打工。经老乡介绍,2009年5月4日,她入职尼榎景观艺林公司工作,被安排到清洁班做了一名清洁员。过了三个月的试用期,公司跟她签订了5年固定期限劳动合同。期满后又续签了一次,但这次公司没给她劳动合同文本,对此她说:“不光我一个人,单位里所有人的手里都没有劳动合同,若为这个我去跟领导要,显得咱信不过单位似的。续签的劳动合同好像6年,期限截至2020年。反正我在这儿工作呢,不给就不给吧,我也没把它当回事儿。”

  入职两年多时,因谷勤琴工作积极性高,能吃苦,公司将她升职为清洁班的班长。

  尼榎景观艺林公司有一处园林,每逢双休日和法定节假日都会有很多人参观游玩,而负责整个园林景区卫生保洁工作的清洁班,要保证每天有人上班工作,加班就成了每一个清洁员的加常便饭。

  清洁员按划片分责任区,虽然是班长,可谷勤琴也有她自己每天上班要打扫的区域,但同时她又要安排员工加班、轮休,还得负责记考勤和工作量并按月上报。遇上谁家里有事、休假倒不开时,谷勤琴还得替其他人顶岗,所以她加班、干活儿都比别人多,但收入并没有相应增加。

  谷勤琴介绍:“前任班长因为挣钱少辞职了,单位之所以让我当班长,就是看重我这个人好说话,让干什么就干什么。从2015年五一起,单位还经常让我夜间在公司值班,但从没给过值班费或者倒休。为这事我找过领导,他们说各班长轮流值班是公司的规定,且每次值班就是在办公室里睡觉,有特殊情况才联系相关领导进行汇报,可从建立这项制度起,从未发生过特殊情况,所以作为班长值个夜班是工作需要,单位根本用不着支付值班费。”

  “对于加班工资,单位有统一的标准:延时加班1小时5元,加班一天(无论双休日还是法定节假日)均为50元。后来有人说公司给的加班费太少,法律规定的标准比这多多了,可谁也不敢去跟领导提,就找各种理由不加班,作为班长我只好多干活儿。就这样,我的劳动付出与工资收入相差太多,一来二去,我也受不了,在公司不同意按法律规定的标准支付加班工资的情况下,我于2016年4月30日提出辞职。”她说。

  劳动者索赔经济补偿未获支持

  辞职回家后,谷勤琴越想越不是滋味:“我在单位干了7年,没白天没黑夜地工作,就这么辞职一走太亏了。”

  一位曾维权获胜的老乡也劝她:“你是因为公司少给加班工资才辞职的,这种情况单位应当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。再说了,你上班第一年单位没给你缴纳社保费,他们也得赔。你去仲裁告吧,不能便宜了黑心老板。”

  于是,谷勤琴申请仲裁,要求单位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、在职期间各种加班工资、2009年5月4日至2010年4月30期间未缴纳社会保险的补偿金。

  仲裁委经过审理,裁决尼榎景观艺林公司支付谷勤琴2009年5月4日至2010年4月30期间未缴纳社会保险补偿金2000元,驳回其他仲裁请求。

  看到这样的裁决结果,谷勤琴的心一下子凉了:“工作7年的加班费和经济补偿加起来有好几万呢,怎么一点都没给呢?”她对裁决不服,马上到法院起诉,然后又到北京市总工会法律服务中心申请法律援助,法服中心指派工会签约律师李春娟为她代理此案。

  “您的工资是多少?为何辞职?”李春娟律师与谷勤琴谈话,了解案情。

  谷勤琴答道:“劳动合同里约定工资是按北京市最低工资标准支付,但实际上我每月的基本工资是800元,再加上绩效和各种补助什么的,每月实际拿到手的工资也就3000元。我之所以提出辞职,是因为单位拖欠加班工资。”

  看了谷勤琴拿来的证据材料,李春娟律师皱起了眉头:“出勤汇总表和加班统计表上均没有加盖单位公章,也没有相关负责人签字,若单位不认可就很难被法院采信,主张加班费的诉求可能还会被驳回。”

  看完仲裁裁决书,李春娟律师又问:“单位在仲裁庭审时提交《解除劳动关系申请表》,称你在离职原因一栏里,填写的是‘因本人工作付出与工资收入不成正比’,那是你写的吗?”

  谷勤琴有点不好意思:“是我写的,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。”

  “你这样填写辞职原因,又是你主动辞职的,解除劳动关系补偿金就很难获得支持了。”听李春娟律师这么一说,谷勤琴低下了头。

  对于未缴纳社会保险应获得的补偿金数额,李春娟律师又重新进行了计算:“具体数额有差异,庭审时再帮你争取一下。”谷勤琴感激地点点头。

1 2 共2页

[责任编辑:李昕]
New Document
版权声明: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

我要留言

京ICP证100580号 |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(10120170038) |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957号 |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(广媒)字第185号 |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11630)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本站地图 | 投稿邮箱 |版权声明 |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|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:010-84151598
Copyright 2008-2018 by www.workercn.cn. all rights reserved

扫码关注



工人日报
客户端
苹果版
安卓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