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服务资讯 | 法律援助沟通 | 小微企业推介 | 分类实用信息 | 日用商品指南
首页 > 就业焦点
广告服务
“最年轻的一线城市”为什么吸引我们
2018-05-07 15:22:28    来源:南方日报    查看评论   订阅中工手机报   下载中工云信

  B 青年学生代表王博文

  “具有兼容并包的城市魅力”

  青年建议:

  可为人才提供更多中长期发展保障

  2015年,王博文凭借优异的学习成绩和突出的个人表现,被保送至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。在随后的两年时间里,他从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团委的一名文体部部长,成长为了深圳市学生联合会(以下简称“深圳市学联”)第五届委员会的执行主席。

  王博文认为深圳是一座圆梦之城,“尤其是对很多青年人来说,深圳是改革开放的桥头堡,拥有前沿的科技、优越的创新创业条件”。“来到深圳之后,我也确实感受到了它的魅力,无论是鳞次栉比的摩天建筑、兼容并包的城市特质,还是旺盛的青春活力,都让我深深爱上了这座城市。”王博文感叹道。

  深圳也是一座融合之城,在这里可以结交五湖四海的朋友。深圳的人文精神成为王博文眼中的一道风景,而他也成为深圳青年工作中最为勤奋的一抹身影。

  深圳的青年工作让王博文收获良多,也让他的个人综合能力得到历练和提升。但王博文也坦言,在青年工作中他也曾因“身份”而感到尴尬。作为一名在深圳就读的北大学生,王博文的团组织关系留在了北京,而他的工作和生活却都在深圳。王博文的情况并非个例,许多组织关系在异地的青年都曾遭遇这样的困扰——深圳无法给予他们组织上的肯定和认可,因为人在深圳又无法参评组织关系所在地的各项先进表彰。

  “深圳引入的名牌高校越来越多,这样的学生也会越来越多。”王博文建议,深圳可以在相关政策上予以关照,更好地激励他们在深圳奋斗。

  在深学习期间,王博文也曾到深圳的多家单位或机构实习,在他看来,深圳作为创新之都,对创业者来说有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,但也在一些方面存在劣势。

  王博文指出,深圳目前对于大学生的选调政策友好度较弱。“例如,北大、清华在深都有法学专业,而深圳市市级单位只有外事办招聘法律硕士,相当于可以报考的单位只有一个。”对于深圳现有的人才引进和扶持政策,王博文认为其还有可优化的空间。“首先,这些政策的宣传范围较窄,越是需要帮助的人可能越没有这个能力去搜索、去了解这些信息,核心信息可能还仅掌握在少部分人的手中,造成信息不对称的现象;其次在制定一次性福利保障政策的同时,可以考虑再制定一些中长期发展的规划,为尖端人才提供可持续发展的服务。”

  C 青年志愿者代表罗圣煌

  “来了就是深圳人,来了就做志愿者”

  青年建议:

  加大监管力度,保障义工权益

  深圳是一座志愿服务之城,“来了就是深圳人,来了就做志愿者”是在深生活的人们耳熟能详的口号。根据深圳义工联官方网站显示的数据,目前,深圳已有志愿者近150万,志愿组织超过1.1万个,志愿项目74万余个,志愿服务时长超过5300万小时。而在深圳的志愿队伍当中,19—35岁的青年志愿者有67万名,占比达42.4%。

  罗圣煌今年大二,是深圳大学义工联(以下简称“深大义工联”)的培训部部长。回想当初,罗圣煌算是“误打误撞”成为了志愿者。“说来很巧,当时我刚进深大,那天早上骑着自行车去买早餐,正在排着队的时候,一位穿着红马甲的师姐塞了张报名表,然后听她快速地介绍着义工联这个大组织,我想也没想就填了报名表。”

  罗圣煌的大学生活在这里转了一个弯,这张简单的报名表让他和深大义工联结下了不解之缘。“那之后,我变成了深大义工联的干事,成为义工活动的组织者。”据罗圣煌介绍,深圳大学约有1.1万名在校的注册义工,几乎每个学院都设有义工协会,除此之外,还有义工总联的五大职能部门、三大特色分会、两支特色队伍。

  作为第19届国际植物学大会志愿服务的筹备者之一,一年前的参会经历让罗圣煌记忆深刻。“那时候我刚当上部长,顶着很大的压力,拉着几位副部长,硬是把两场千人培训大会办下来了。”罗圣煌回忆道,“记得当时正是假期,没有主持人就我们自己上,工作人员不够就在义工联一个个招。”

  罗圣煌和培训部负责人们的付出得到了回报。在此次国际植物学大会的闭幕式上,当罗圣煌和志愿者们穿着绿色的志愿者服走上台一起合影的时候,台下近千名国内外专家学者自发地为他们鼓掌,“深圳义工”成为了国际植物学大会上一道独特的风景线。

  不仅如此,作为青年学生组成的义工团队,深大的志愿者们还充分发挥自身优势,将走访调研和义工活动结合起来。去年8月,深大义工联开展了关爱城市二次留守儿童的“城市萤火虫”活动。在正式展开活动之前,深大义工联组织了专门的调研分队前去周围的社区走访,深入了解每个社区的具体情况,有针对性地进行课程设计、准备各式礼物。

  “我的小组当时去了粤桂社区和海滨社区。”罗圣煌介绍,在实地走访中他们也有许多意想不到的“发现”。“一开始我们觉得,二次留守儿童大多是家庭条件没那么好的孩子,但通过实地调研,我们发现其实有些‘白领’家庭的孩子,其实也算是‘留守儿童’。这些孩子的爸爸妈妈都不在家,有的是爷爷奶奶带,有的甚至是保姆带。”他说,“这些孩子的假期,可能会因为疏于监管而整天与电子游戏为伍,这对他们的成长非常不利,所以我们也把他们纳入了需要关怀的对象当中。”

  深圳是志愿服务之城,志愿氛围非常浓厚,但罗圣煌指出,这也让一些活动组织者找到了可乘之机。“很多活动打着义工活动的名义,实则却是招募免费的劳动力,这对深圳的义工氛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,会挫伤义工们的热情。”值得注意的是,这些活动组织者竟号称可以录入义工时,这些义工时长如何被录入、由谁来录入等问题还需调查。还有一些活动直接明文标榜“参加义工活动,一天的薪酬是多少”。

  相较于那些欺骗了志愿者们的不良组织,罗圣煌认为这些能够真正录入义工时的“假组织”影响更为严重。对于前者,至少义工们会意识到自己上当受骗了,那么下次再有类似事情的时候他们就会更为谨慎。但那些真的录入了义工时的“冒牌”活动,会对志愿者的价值观造成直接的冲击,让他们混淆义工的概念,甚至误解了义工的本质含义。

  对此,罗圣煌表示,在下一年的工作计划中,培训部将会增添一个新的职能,即监管和接受举报虚假义工活动,通过“打假”来保护同学们的利益。同时,罗圣煌也呼吁深圳市义工联和相关部门能够继续加大监管力度,保障义工权益,让义工在参与志愿服务的过程中享受心灵的快乐,加深对志愿精神的理解。

1 2 共2页

[责任编辑:李昕]
New Document
版权声明: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

我要留言

京ICP证100580号 |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(10120170038) |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957号 |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(广媒)字第185号 |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11630)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本站地图 | 投稿邮箱 |版权声明 |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|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:010-84151598
Copyright 2008-2018 by www.workercn.cn. all rights reserved

扫码关注



工人日报
客户端
苹果版
安卓版